您好,欢迎光福建省电力行业协会信息网官方网站!

浦城供电:照明的记忆(图文)

作者:李义友    时间 :2019-08-09   浏览:4

星期天回家的时候,在整理杂物间时,看到了一盏长辈留下来的,据说是康熙年间的煤油灯。看着这盏布满灰尘的青花瓷器煤油灯,勾起我往年照明的记忆。

那是1978年离除夕只有两天的那个夜晚,我想做寒假作业,但家里没电。

我家在福建浦城县九牧镇九牧村,是闽、淅、赣三省交界地。整条大街黑咕隆咚。和其他大部分农户一样,由于那段时间煤油供应紧张,我家也用山上砍来的毛竹做成的篾片点火照明,昏暗的火苗左右摇曳,忽明忽暗的火光令我看眼花燎乱,难以做功课。

其实我家8年前就装有电灯,可家乡只有一座50千瓦的小水电站,春天的时候,要等到天黑才开始发电,家中15瓦的灯泡能亮3小时,每户只装一盏灯,每月交电费0.5元。到了冬天因为没水,晚上基本上没电,所以挨家挨户都自备了照明用的竹篾片和煤油灯。

才8点多钟,黑暗促使睡意提前到来,渐渐睡去的我,迷糊之中听到屋外传来的惊呼声:“火烧房子了,快来救火啊!”当我冲出门外,映入眼帘的是满街的人和燃烧着的房子,肆虐的大火照亮了夜空,许多村民提着水灭火,另外有不少人在手忙脚乱地拆隔壁的木屋,截断火路。失火房子的主人许大娘哭得天昏地暗,她的儿子,是我的同学,则吓得浑身发抖。我紧紧地抱着他,他依着我全身抽动,嗫嚅道:“篾——篾片,烧——烧起来的……”

许大娘的房子彻底烧毁了,我家与他家隔着4栋房子,由于紧挨的第二栋房子被强行拆了,火势没有蔓延过来,但已吓得我连大年三十也没回过神。吃过年夜饭,一家人不敢点竹篾片,在黑暗中度过了难忘的一夜。

后来煤供应似乎不大紧张了,我家开始用上了这盏祖上传下来的煤油灯,由于这种灯火不防风,时常会被风吹灭,所以妈妈买了个有玻璃罩的煤油灯供照明用。

多年后,竹篾片与煤油灯随着电力事业改革的发展,终于退出照明的历史,家中的电灯也换成了日光灯管,每天有电开灯采光,但当时乡下行政村和自然的照明问题基本上还没有得到完全解决。

时光流到2001年后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,一个姓吕的同班同学邀我去他家玩,我不想去。此前,他邀请了我多次,我一直没去。原因就是他家住在将坑村大排岗自然村,不仅山高路远,不通公路,更要命的是——他家没有电。

我们家有电了!”他怕我又不去,第一句话强调家中有电了。

是吗?”我有点不相信,“你那村才两户人家,光是立电杆、拉电线就要花好多钱,谁负担?”

老同学极为兴奋地说:“肯定是公家出的钱,电力部门的人把电线牵到我们村,昨天正式通电了。”

那么远的偏僻小山村,居然能通电?我带着疑惑踏上通往同学家的路上,我看到一排整齐的水泥电杆上,几条闪着银光的电线伸向大山深处,这可是与省网相接的电网啊。为了两户农家的用电,这得耗费多少财力啊,他们交一辈子电费,也许都买不了一根电杆。所以对农网改造工程,村民都说:“政府真好,不惜成本为民办事。”

朋友家的路全部是蜿蜒的羊肠小道,不通车,当我气喘吁吁徒步来到朋友家中,我甚至还没喝上一口水,朋友迫不及待拉亮了电灯,向我炫耀亮度,他激动地说:“没想到我们这么偏僻的小山村也能够用上和城里一样的电。”说完,拿出长期以来一直使用电池的“三用机”,一边播放着欢快的音乐,一边眉飞色舞地对我说:“有电了,我可以做好多事……”他向我畅谈未来,口沫横飞,滔滔不绝。

如今,百姓再不会为用电烦恼了。现在浦城各乡镇都有数座小水电站和至少一座35千伏或者110千伏变电所。坚强的供电网络给百姓提供了优质的电力服务,每年都有新的供电设施按计划在紧锣密鼓地建设中,今后的家乡会更加光明。


协会介绍 - 公告通知 - 行业要闻 - 行业统计 - 政策法规 - 行业标准 - 行业刊物 - 会员中心 - 服务指南

主办单位:福建省电力行业协会 http://www.fepsa.com.cn  网站内容均属福建省电力行业协会版权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。

Copyright 2012 ~ 2018 www.fepsa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

地址:福州市五四路264号  电话:0591-66678602  邮箱:gam_33011@163.com

闽ICP备05012432号